2015年4月20日

對話就像傳接球

從高中、大學時代就認識我的人,一定知道我是個說話不會想太多的人。

還記得有一次,一位大學女同學戴了一組小巧可愛的銀質鈴鐺耳環(如下圖),和幾個我們的電機系朋友們聚在一起聊天,我走過去看到她戴了耳環,就說:「咦,那是鐘嗎? 你怎麼會想要戴鐘啊?」


結果因為講了這句話讓我被我那群大學朋友揶揄了超久,說我超不會講話,明明她是戴很可愛的鈴鐺耳環,結果被我講的好像她耳朵上戴了很奇怪的東西一樣。

現在回想起來,這種不知所云、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的狀況,在我身上真的時常發生(我還曾說過系上女生穿的衣服樣式很像哈利波特),多數說出來的時候沒有任何惡意,只是像是看到羅夏克墨漬後自然說出自己聯想到什麼東西一樣。

想講什麼就說什麼,不就是直率嗎? 所以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需要作什麼改變。

但出社會以後卻常遇到,明明說話沒有任何惡意,只是把想到的東西說出來,聽的人卻嚴重不悅,甚至暴怒的狀況。

算是晚熟,後來我才意會到,一句話講出來每個人聽到的意思都不相同。不希望別人誤會的話,最好多想想聽話的人是什麼個性的人。

舉個例子,今天在茶水間看到一位同事穿得比較輕鬆,從冬天整齊的襯衫裝扮,轉穿成夏天的T-Shirt和短褲,這個想法經過了腦袋,於是我們不假思索的說出:「你今天穿的比較隨性耶~」當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們要表達的是自己觀察到了一件和平常不同的事情,隨口和對方聊聊。

如果對方不是這種直腦子的個性,而是一位心思纖細的人,他聽到第一時間想法可能是:『我今天穿的是不是太邋遢了,竟然讓別人覺得我穿著"隨性",明天我要不要穿正式一點才不會奇怪... %#$%#$』瞬間他腦袋閃過了無數的想法,只因為一個直腦袋的人沒想到剛說出那句話可能會勾起心思纖細的他心中無窮的波濤。但在閃過了無數想法後,心思纖細的他,可能會擠出一個笑容回答說:「喔,對啊,天氣變熱了呢~ 想說偶爾換一下衣著」然後默默的回到自己的座位,檢討自己"隨性"的衣著。

誤會就是這麼簡單就能發生。

對話就像傳接球

我總覺得直話直說才叫誠懇、不世故,因此很不屑那種「知道對方想聽什麼」而故意講話去迎合別人的人,也討厭那種有意用話語去影響、操弄(manipulate)別人行為的人,我認為這樣的人心機重、世故、城府深,他們口是心非,說出的話和他們心中真正想的根本不同。

但...世界不是只有黑白兩個顏色,後來才發現,說話也不是只有直話直說和口是心非兩種方式。

兩個人對話就像傳接球一樣。當一個想法在腦中形成,我們將它具象化,像球一樣丟給對方,對方接住,然後再丟回來,一來一往讓彼此的意見交流。

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的人,他可能很習慣把自己的想法化成籃球,並且平推直接丟給對方,由於過去他的朋友都能穩穩的將球接住,所以他預設其他人應該也能接的很好。


但對方可能手上握的是羽毛球拍或是桌球拍,也一向習慣羽球和桌球的傳接節奏,現在忽然丟過來一顆籃球打到他身上(因為接不住)覺得超莫名奇妙,就會想所以現在你是在挑釁嗎? 為什麼要忽然丟一個這東西過來砸我?

這其中發生的誤會就是,直來直往、說話不經大腦的人以為每個人都和自己一樣,所以會有"自己的想法=說出的話=對方接受到自己的想法"這種錯誤假設。實際上每個人其實都和自己有一些差異,所以實際的情形是"自己的想法=說出的話=對方認為是冒犯的訊息=對方接收到冒犯",中間多了一層"對方的解讀",唯有了解對方會如何解讀你說的話,我們才有可能正確的傳達自己真正的想法,做到真正思想的傳遞 -- 而這才是原本我們說出這些話語的目的。

所以繼續開頭的那個例子,如果今天你知道這位同事其實心思非常纖細,任何說出來太隨性的話都可能會造成誤會,那你就會稍微拐一下自己的直腦袋,重新將剛剛的話再組織一下,然後說出:「最近天氣變熱了呢! 大家都開始改變衣著了,我還挺喜歡穿T-Shirt的感覺,比較輕鬆又有活力~」對方就能理解到你原本想要傳達的想法 -- 你有觀察到他的改變,並且想要開啟友善的聊天。

如果你也是一個直性子的人,常常白目踩到別人的雷(跟我一樣),那麼在一開始想改變的時候一定還是會不自覺的向別人用力傳出籃球,講出很多不中聽的話。對方可能會反應,也可能不會反應,都有可能。但當對方因為我們說的直話生氣的時候,不要去想:「靠,這樣你也要誤會生氣,我和我朋友這樣講他們都好好的,為什麼偏偏你就這麼莫名其妙@$%@$#%」

就想像別人在你沒有戴棒球手套的時候,全力向你投出一記速球我們會不會生氣就好。

每個人對每句話都有不同解讀,接受這件事情並且持續的去觀察各式各樣的人,學習各種球類的傳接法,或許有一天我們也能傳出過去我們非常不熟悉的球,讓接到的人覺得和我們對話真是舒服。

這樣必須要多做的不是矯揉做作的口是心非,而是真正在乎別人感受的一份關心和體貼。

知道對方在意什麼、在想什麼,並且願意用心為了對方,包裝自己所說出來的話,減少溝通誤會、減少傷害到對方的言語,不是世故而是成熟的表現。

說了這麼多,其實我自己現在也還在練習各種球類的傳接(對各種個性的人的對話方式)。不能做到完美,但也持續在努力,希望再幾年過去自己能夠變得更成熟些。



後話:

其他經典事件還有說女同學穿的綠色背心像是龜仙人,口無遮攔說出話得罪到的人真是多到自己都記不清楚了,出社會後終於慢慢開始改進這吐不出象牙的說話方式,特此用這篇文章來紀念一下這樣的自己。

6 則留言 :

  1. 不過說真的,我也是直話的人,雖然已經盡量注意了,還是無法想透心思細膩的人想法...
    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也無法猜透,但真的就是知道對方細膩的話,講話就會特別小心一點點,只能盡力了!

      刪除
  2. 說話真的是門藝術!看完文章突然回想起自己過去也曾講過不少錯話導致誤會,我想學習怎麼接傳球會是無止盡的人生課題,只要還活著就要與人溝通,我也要加油。

    回覆刪除